《英雄本色2018》 动作有钱都能拍,真正值钱是文戏

《英雄本色2018》 动作有钱都能拍,真正值钱是文戏
2018-02-20 02:30 新京报
标签:燎发摧枯 斗牛绝招 石溪镇







导演丁晟(左一)与三位主演在片场。


一拍起爱情戏导演就很不耐烦。

  由丁晟导演、王凯、王大陆、马天宇主演的动作片《英雄本色2018》于昨日内地公映。吴宇森导演的《英雄本色》影响了好几代人,其中就包括导演丁晟。这也是丁晟选择翻拍这部经典的原因。两年前,有一家公司拿到了电影《英雄本色》的翻拍权,就找到丁晟,想让他拍这部戏。丁晟心里很清楚,“不管我拍得好还是不好,这肯定会是一部挨骂的电影,”然而,丁晟还是毫不犹豫地接下了,就冲着“英雄本色”这四个字。因为他知道,这个圈子是流动的,如果他不接,肯定还有别人拍,“如果到时候一看,还没我拍得好,那还不如让我来拍,我不想让自己后悔,挨骂也要拍。”

  从《硬汉》到《解救吾先生》,丁晟之前的作品都有着很独特的硬汉警匪风格,在《英雄本色2018》里他也做了很多新的尝试,在延续老版故事框架的基础上,又添加了一些新的元素,对丁晟来说,“这是一部写‘人’的电影,最重要的还是要表现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”对于擅长动作戏的丁晟来说,拍摄这种兄弟情算是一次不小的挑战。新京报独家专访了导演丁晟、演员王凯和王大陆,聊了下这部电影的创作过程及片场花絮。

  编剧

  剧本写一半就开机

  从2008年的《硬汉》至今,10年时间,丁晟拍了7部电影,差不多一年一部,拍片速度很快。这种创作速度主要得益于他既是导演又是编剧的双重身份,他可以剧本没写完就开机。《英雄本色2018》的剧本写了一半,电影就开机了。

  这种创作方式,压力会比较大,每天睡觉时间很少,还得写剧本。但对丁晟来说有一个好处,“演员在演绎角色的时候,这个人物就已经活了,之后编剧的支点就有了,写起来也就顺畅了。”片中的主要演员,基本都是在导演写剧本之前就已经定下来了。导演是一个比较念旧的人,绝大部分演员都是之前合作过的。王凯、王大陆在导演的上一部戏《铁道飞虎》中有过演出,但都没有合作尽兴,所以,这部戏导演就把他俩拉来。

  剪辑

  没画分镜,剪了6个月

  拍电影,丁晟给自己定了一个要求,尽量不要重复自己。之前拍《硬汉》、《大兵小将》等电影时,导演都会提前把电影分镜一张张画好,这种创作习惯比较高效,拍摄起来也比较顺畅,但时间长了,丁晟总觉得这种创作方式有点像照着一个模板来生产一部电影。在拍《解救吾先生》的时候,丁晟就尝试着不画分镜,让大家试着自己去创作,给他们空间,最后出来的效果令丁晟很满意。在《英雄本色2018》中,丁晟使用了同样的创作方式。

  “没有一个标准约束你的时候,在创作上会有无数空间,现场都是靠直觉拍的,先按照演员的想法拍一遍,然后照着我的想法再拍一遍。”丁晟很享受这种创作过程,然而,这也导致了一个后果,丁晟一直到剪辑台上还在编剧,“我相当于拍了大量的素材,所以,最终我一个人在剪辑房剪了6个月。”

  外景

  青岛拍摄,基本不用采景

  《英雄本色2018》与原版很大的一个变动就是用了大量海边场景,码头、轮船、鱼市场等。导演丁晟将故事的主要取景地放置在自己生活了19年的青岛,他从小在这儿学的美术,之后考入了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,比较重视视听语言带来的审美感受。而在青岛拍摄可以给自己带来一些灵感,最重要的是基本不用采景,“写剧本的时候就知道青岛哪些场景,可以做哪些事。比如,要拍码头戏,我就知道哪个码头可以拍,场景是什么。因为我小时候经常在那些码头玩,那些码头有多高,能不能跳下去,我都非常了解,并且青岛市政府也很支持我,我想拍的基本上都能拍到。”

  感情

  拍情感戏,算是一次挑战

  一直以来,导演丁晟都在拍警匪片、硬汉电影,《英雄本色2018》对他来说,最大的挑战不是动作场面,而是电影中男人之间的情感戏。在丁晟看来,“当年的《英雄本色》其实还是一部写‘人’的电影,观众回忆起来记住的大部分还是文戏。开枪这个东西不值钱,开枪、撞车、搏斗这些动作戏每个人都能拍出特色来,只要有经费都能拍得很好。真正值钱的是文戏。”

  虽然,导演外表看起来很粗犷,但其实他是一个内柔外刚的人,情感很细腻。王大陆告诉记者:“导演平时练拳健身,看起来很彪悍,但有时候会变成少女,是一个很可爱的人。”丁晟认为,导演必须要很敏感,这是一个基本要求。之前丁晟拍的电影中有很多感人段落,比如《警察故事》中,成龙在地铁里要自杀的段落;《解救吾先生》中刘德华唱《小丑》的段落。

  ■ 关键词

  给吴宇森的信

  丁晟决定翻拍《英雄本色》的时候,他给原作导演吴宇森写过一封信,主要内容是表达致敬,希望能够得到他的帮助。信是通过朋友转达的,可能是吴宇森比较忙,并没有给丁晟回信。丁晟直到现在都没见到吴宇森导演,他希望电影上映之后,吴宇森导演能够给出一些意见。

  剃头

  为了让演员与角色更接近,丁晟尽量把演员弄得邋遢一点。王凯进组之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被丁晟把头发给剃了,并且留起了胡子。导演让演员首先从外形上找角色的感觉,让自己相信就是那个人。在服装方面,导演也希望王凯穿得更厚实些,打破别人对他“儒雅”、“英俊潇洒”的定义,让他变成一个普通人。

  受伤

  片中有很多开枪的动作,王大陆拍戏前买了一些玩具枪,并找老师教他怎么拿枪。有一场戏,王大陆去日本料理店报仇,从楼梯上头朝下躺着边开枪边滑下来,弹壳就掉下来落在手上,马上就起了水疱,直到现在手上还留有弹壳印。

  彩蛋

  《英雄本色2018》里有三个彩蛋:宁浩客串一个酒吧里的客人,嘴里叼着牙签,模仿《英雄本色》里的小马哥;导演丁晟本人客串一名出租车司机,没有台词,露了一脸;韩寒出演一名司机,被马天宇饰演的警察拦下车去追别人,韩寒说:“我来开会不会快点”,结果被马天宇赶下了车。这个彩蛋完全是按照韩寒写的,当时韩寒一个人从上海飞到青岛,拍完之后连夜回去,特别够哥们。

  主创谈

  全新故事,没法参考原版

  新京报:拿到这个角色之后,都做了哪些准备工作?

  王凯:导演很晚才给到剧本,并且给到之后也一直说还会有改动。我唯一做的准备工作就是把之前的版本看了一遍,其实参照原版也参照不了什么,因为整个故事是全新的。

  王大陆:这个角色是从台湾来的小流氓,比较贴近我的人设,我本身就有一种“很贱很贼”的样子。主要就从外形、口条、肢体做些准备。走路要以什么方式去走,是一跛一跛的还是跨一步再走。我每天还会哼点小调小曲,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。

  新京报:因为1986年版本的角色深入人心,会不会担心别人拿来对比?

  王凯:我之前拍过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,是翻拍自日版的。这次的《英雄本色2018》是个全新的故事,有很多新鲜的东西在里面,我还是比较有信心的。

  王大陆:观众肯定会拿来对比,但我会为这个角色加入一些很好玩的东西,比如加一些很贱的动作,去逗大哥。我尽量在我能力范围内,让观众记住王大陆版的马柯。

  新京报:如果让你重新选择角色,这三兄弟你最想演谁?

  王凯:我应该会演王大陆那个角色。因为我没有演过嘛,他那个角色比周凯更外放一点,是个纯江湖混混,那种劲儿应该是更足一些,所以我觉得蛮好玩的。

  王大陆:还是马柯这个角色,其他两个角色不合适我,我可以演但那就只是表演,我觉得演戏就不要让大家感觉你在演,要一个自然的方式去呈现出你的故事,那才是演员。

  新京报:导演在片场会发脾气吗?

  丁晟:基本不发脾气的,就算发脾气也从来不骂人,我认为人与人之间应该互相尊重,不该去骂。我很奇怪有些导演骂演员,那你骂完了以后他们还怎么演?他们的尊严和自信都被你给影响了,我很多时候都是鼓励他们,如果说有问题的话就商量。

  片场趣事

  1 王大陆心中永远的痛

  丁晟写剧本的时候,写了一场王大陆被打到海里的戏,体现出他落魄之后被人欺负的感觉。拍摄那天,是青岛的二三月份,天特别冷,王大陆非常害怕拒绝跳海,做了很多导演的说服工作,包括下海危险,海里有洋流等各种理由,但都被导演一一驳回,天黑之前必须跳。最后,导演给他穿了一身潜水服,专门还烧了一壶温水倒在潜水服里,王大陆觉得不够,自己又在潜水服里尿了一泡尿。跳完海之后,确实很冷,当时还下雪了,王大陆心里就很不平衡:“这么多人就我自己跳,其他演员都没跳。”

  为了一碗水端平,保证演员之间的公平,丁晟当晚又写了一场王凯也跳海的戏。王凯以为是开玩笑,过了几天一看通告:“明天王凯下海”。王大陆算是高兴了,拍摄当天站在岸上看热闹,但当天特别热,气温回升,跳进海里还挺凉爽的,这也成为王大陆心中永远的痛。

  2 三兄弟怼导演

  虽然王凯与王大陆都演了丁晟导演的《铁道飞虎》,但当时并没有对手戏,并不是很熟悉,马天宇又是第一次合作,所以,导演一开始想让他们平时多聚聚,彼此熟悉一点。拍戏时,三人都住同一个酒店,平时晚上收工之后,就去喝酒,因为导演晚上要写剧本,每次都拒绝他们的邀请。结果,三个人熟得变成了一个小帮派,经常挤对导演,拿导演开涮。不过,导演觉得像他们这种友谊挺好的,“不管在微博上互动还是拍戏的时候互相探班,现在很多演员是做不到的,基本上大家拍完就散了。”

  3 导演不喜欢拍爱情戏

  《英雄本色2018》主要表现的是三个兄弟之间的情感,但电影中也有一些爱情戏。片中的三个兄弟每个人都有一个女朋友,然而,导演却相对弱化了这方面的感情。王凯说,每次拍到爱情戏的时候,导演总是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,“快点快点,好了吗?差不多就可以了。”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 滕朝 实习生 夏秋子

新浪娱乐公众号
新浪娱乐公众号

更多娱乐八卦、明星独家视频、音频,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(sinaentertainment)